一年往矣,吾心何在

虽然农历年是我们百姓心中真正的跨年,这是阳历年也意味着很多。
而这一年,也将在三天后悄然离去。
平凡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,一天又一天。但是被我们画上特殊的印记或者符号后,整个日子,整个人的心情,都变的特殊起来。
回首这一年。我把自己的生活化成四段。
第一段是在第一个单位的新年生活。一个人住在宿舍,打算好好地学习,把宿舍的网迁了出去,留下一堆的书,和茫然的思路。
第二段是从三月开始。换了新的宿舍,有了新的室友。红山村一个硕士学霸,带起我学习的氛围。我们一个宿舍两个套间四个人住。五点半下班吃完饭,就开心地来一局掼蛋,氛围相当融洽,然后就开始学习,幻想着技术创业,幻想着出去旅游。和舍友从陌生到熟悉,热度上升。娱乐和学习氛围也好,工作压力不大,食宿消费少,宛如大学生活。
第三段从七月开始。工作开始忙碌,但依然坚持学习。不再打牌,只剩看书。老萧家嫡孙这个时候仿佛对未来充满着向往,因为年轻,不应该选择如此安逸。我们还有生活,还有父母在为我而努力工作。压力很大,没事的时候就看书。这个时候突然喜欢上了一个同事,一颦一笑,牵动我心。我无法压制内心的那份情感,陈阳板着脸主动追求。我渐渐远离和舍友们的生活,一心在学习和她的身上。可是好事总不能够一如既往。难以解读我和她因为年龄的差距,注定不会一帆风顺。喜欢过,就够了。这段感情,存于心中,荡于记忆。
第四段从十二月中旬开始。我终于选择离开熟悉的单位,离开熟悉的城市,离开熟悉的人。是我无法逃脱当时的心境,也是我刻意追求曾经的任性。总之,选择了我迟早会选择的路。我提前迈步前行了。
想想走过的这一年,真的是有喜有悲。我开心地大笑过,肆无忌惮。我伤心地哭过,心若冰霜。我曾恼火和愤怒过,也感到悲哀和恐慌过。曾失落,亦坚定。
人在同一个环境中生活太久了,就会感觉到很压抑。井井有条我就属于这种人,所以我选择离开,换了个环境。像是重新开始,其实是逃避。
有时候逃避是唯一的解决办法,不是我不够坚强,而是不想让伤害继续下去,不想无力反抗。
距离,是保持太多关系的一种最好的方式。前边向右是和自己过往的告别,也是和命运的妥协。
如今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,虽然和以前的很多人联系着,但是心境不一样了。
不会太任性,不会太随性。
仿佛突然看开了很多。命里有时总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坚定了所向往的路途,的女孩子就勇往直前地走。
时间在向前,谁又能想到今后会发生什么呢?
就像你在十几年前,